新四军勇救美国飞行员

时间:2015- 05- 19 浏览次数: [ ]
 

1944年9月下旬,新四军第1师师长粟裕率领主力1团和7 团驻扎在大运河东畔的曹甸、塔儿头一线,抓紧军事操练,准备渡江南下,挺进天目山区,开辟浙西抗日根据地。这天深夜,躺上床刚合上眼的粟裕被通讯员唤醒了。一份紧急电报摊在他的面前。这是新四军苏中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员梅嘉生发来的:

 

  9月20日凌晨1时许,一架美国B-25“空中堡垒”轰炸日本东京,被高射炮击伤,飞机坠毁于黄海边,飞机上共有美国飞行员五人,他们跳伞降落后, 落到苏中区台北县大中集海边一带的草田里,饿了一整天,今天夜间,被当地民兵发现。现飞行员已被带到集南区抗日区公所,特发电请示,请师长速予指示。

 

  粟裕看完电报,冲着通讯员说:“美国人不请自到,理应欢迎。大中集那一带处于黄海之滨,茅草齐腰深,芦苇高过头,方圆百里难得见到一户人家。美国人降落到那里,不饿肚皮就怪了。”惊喜之余,粟裕一下又陷入了沉思。大中集是日军控制的苏北沿海重镇,近靠日军重兵把守的苏北中心县城东台、盐城。敌人若得悉美国飞行员降落在大中集海边的消息,必然要千方百计地抓捕!想到这里,粟裕赶紧起草一份电报稿让机要员立即发给梅嘉生,要他立即派二分区地方武装前往保护美国飞行员;一面接通1师7团团长彭德清的电话,要他立即派一个连,由一名副营长带队前来师部报到。

不长时间后,7团团长彭德清派来的林英发副营长带领2连赶到。粟裕对林英发说:“我交给你一个特殊任务,前往大中集东面的海滩上,去找该地集南区区公所,接五个美国人来师部,他们是因飞机失事降落在那里的美国飞行员,是我们的抗日盟友。”粟裕继又交代林英发说:“此去来回路程有几百公里,路上敌情复杂。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第一,如果碰上鬼子,尽可能不要纠缠,千万记住你们的任务是接美国人来师部的;第二,你们要利用一切交通工具,做到速去速回。我这里支持你五匹快马;第三,沿途对待美国人要像对待自己的亲朋好友那样客气,生活上要绝对优待。”说完这些,粟裕的神情一下严肃起来。对林英发板着脸说:“美国人如有闪失,就拿你是问,立即出发吧!”

  林英发胸脯一挺,双脚立正应道:“是!”便转身和2连连长庚德信出了屋子,随即率队出发。

  经过两个昼夜的强行军,林英发率部到达了大中集以东茫茫的大草地上。地形不熟,他们正在寻找集南区区公所所在地,忽听“砰!砰!砰!”枪声骤起。林英发和2连指战员迅速向枪响方向警戒前进。刚走不多远, 就见到十几个人正在边打边退。走近一看,原来是二分区司令员梅嘉生派来接应美国飞行员的地方武装。游击队告诉林英发,他们刚到集南区接住美国飞行员,就遇上了日军。日军是从汉奸处得知草田上掉下美国飞行员消息的。获此情报后,驻盐城日军黾子一郎少佐命令石川中尉率驻大中集的日军和伪军全部出动,分几路对海边进行大规模搜索。而奉命来保护飞行员的地方武装也不过50多人,被石川率领的这一路100 多名日伪军一冲,队伍就分散了,所以才出现了刚才一幕。

  正在询问之中,日军呐喊着冲了上来。林英发端着一挺捷克式机枪朝冲上来的日军猛打一梭子子弹,大叫一声:“老7团来啦! ”保护着美国飞行员的地方游击队员一听1师主力来了,迅速把美国飞行员护卫拢来,庚德信连忙示意美国人赶快上马。飞行员们骑上战马后,按庚德信所指引的方向,伏下身子紧贴马背箭似地朝南奔去。庚德信和朱尚排长各人手持一挺机枪,在后面掩护。其余战士一字儿散开,交替掩护,边打边撤。好不容易撤到一条小河边。河上,架有一座木桥。为了确保美国飞行员安全撤退,林英发带着7班战士守住木桥, 命令庚德信率部保护美国飞行员先行后撤。庚德信服从了命令。

林英发和7班战士架起机枪,向河对岸的日伪军猛扫,硬是把石川堵在河北。不一会,驻附近裕华镇和向阳镇的日军也赶来增援,战斗更加激烈。鏖战之中,林英发忽然发现身边有个年仅14岁的通讯员小齐紧随在他身边,他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命令小齐立即送给庚德信连长。

一个小时后,庚德信率部掩护美国飞行员来到安全地带。 小齐也从后面追赶上来。    

  这时,林英发和7班战士狙击敌人的方向的枪声沉寂了。庚德信和大家等了又等,但林英发和7班战士一个也没有再回来。庚德信的脸上渐渐阴沉下来。突然间,小齐醒悟了过来:林营长要他送信过来,只不过是要支开自己,林营长不忍心让一个孩子早早地牺牲掉生命!小齐放声痛哭不止。五名美国飞行员从小齐的哭声中,从庚德信和新四军战士的脸色上也领悟到所发生的事。他们一个个也热泪盈眶。一名叫戴维的少校,心情显得很沉重。他对他的队友说:“我们的生命是新四军一名副营长和一个班战士用生命换来的。”他又翘起大拇指,冲着庚德信感叹地说:“中国军人真了不起!了不起!”庚德信虽然听不懂戴维的话,但从其手势和表情上,大致明白了他的意思。

  庚德信强忍着悲痛,率领部队向西北方向急行军数十公里,趁夜间渡过盐城至东台之间的串场河敌封锁线。次日凌晨,他才命令部队进村子埋锅烧饭。

开饭时,庚德信根据粟裕师长生活上要优待美国人的指示,除准备了有鸡、鱼、肉、蛋等在内的丰盛饭菜外,还特地通知各排把不久前1师部队于车桥等战役、战斗中从日军手中缴获的日本餐具一律集中使用。

  一切准备就绪后,庚德信邀美国飞行员进餐。戴维脸上带着笑容,随庚德信进了屋,一看饭桌,突然间拉下脸来,连连摇头,五个人既不入座,也不讲话。庚德信不知是哪个环节得罪了飞行员。正在猜疑之际,戴维手指桌上的叉子、刀子、小瓷碗等,嘴里憋出了几个生硬的汉语单词:“小鬼子的,不用,不用!”庚德信一下明白过来了。他笑着边做动作边说:“这是我们从战场上缴获的胜利品!”戴维似乎明白了意思,这才坐了下来。庚德信为美国飞行员爱憎分明的立场所感动。

  数日后的一个上午,庚德信护送美国飞行员顺利地返回师部。在庚德信去向师长粟裕汇报美国飞行员获救及林英发和7 班战士阻击敌人的战斗中英勇牺牲等情况的同时,飞行员们被1师参谋长刘长胜接着,安排住进了师部新布置的“招待所”。这是由一个祠堂改建成的住所。祠堂本来很破旧,但空间不小。这几天中,粟裕指示师后勤部管理科人员对祠堂作了精心打扫,粉刷后,倒也显得干干净净,整洁得很。用门板搭成的五张床铺沿墙摆放,五顶蚊帐支在顶上,床上新被褥叠得方方正正。

  飞行员们洗了澡,换上一身新四军制服,感到浑身一阵轻松,正在快乐地说笑。粟裕在1师其他几位领导人的陪同下来到飞行员所住的祠堂。7 团教导队女指导员康英也在其中,粟裕特地把她带来担任翻译。康英是维新变法领袖康有为的孙女,北大中文系毕业,精通英语,也懂外交礼节。

戴维等听说新四军1师师长前来,均站起身列成一队。粟裕穿一身褪了色的灰布军装,含笑和飞行员们一一握手。说:“美国朋友辛苦了,我军处在敌后,各方面条件都不好,如有招待不周,还望各位多多包涵。”

  戴维听了康英的翻译,面含笑容地说:“谢谢师长的关心。”

  下午,1师作战科科长张日清陪同美国飞行员到日本解放联盟苏中支部驻地访问。苏中支部成立时间已近两年。该支部的日本同志在配合新四军对日军的政治攻势方面,做出了很大成绩。苏中支部在根据地内有很大影响。

张日清和飞行员们一进院门,就见原日军中尉、后在车桥战役中被1师俘虏、经教育后立场转变并自愿参加苏中支部的山本一三带头振臂高呼:“热烈欢迎美国朋友!”苏中支部几十名成员随即附和。戴维却沉着脸,眼睛死死地盯着排列在院子中的日本人。山本一三抱拳跑步上前,朝戴维深深鞠了一躬。戴维朝山本一三眼一瞪,那架势恨不得一口吞了山本一三。山本一三见戴维死死地板着脸,并不介意,伸出手来想和戴维握手。没想到,戴维扭头就走,嘴里还嘟嘟囔囔着“日本人阴险狡猾”。山本一三讨了个没趣,轻视地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这种场面搞得张日清和康英十分尴尬,回去特向粟裕作了汇报。粟裕哈哈大笑了一阵,说:“真为难日本同志了……这也难怪,日本偷袭珍珠港,使美国蒙受了巨大损失。但这完全是日本帝国主义者所为,不能把责任算到日本人民头上,更不应该错怪已经觉醒了的日本反战同志。不过,美国飞行员的自尊心和爱国精神倒是值得称道的。”

  第二天,1师师直为美国飞行员举行欢迎大会。其后的几天里,戴维等飞行员在师部驻地作了许多参观。

一天早晨,粟裕、刘长胜和钟期光等1师领导人和战士们一起跑步出操后,于归来的路上正好与戴维等相遇。寒喧过后,戴维说:“我想看看你们的生活,可以吗?”粟裕笑着说:“完全可以。”随即领着五个美国人走进他的住处。

这是一间普通的民居,里面支着一张床,另有一张桌和两张椅子。墙壁上上挂着地图,桌上也有地图,还堆着许多书籍和文件。床上的被褥极其简单,全部是白色   粗土布做成的。恰好在这时,警卫员端着一瓷盆稀饭和一碟子煮黄豆送进屋里。戴维等看了,很感动地说:“真是了不起,你的生活太简单了,真是不可想象。和蒋委员长的政府官员相比,真是天地之别。他们的生活太豪华也太腐败了。你让我看到了中国人的希望!”

粟裕听了康英的翻译,平和而缓慢地说:“戴维少校,我们中国有句古训,叫作‘公生明,廉生威’。我们共产党领导的队伍,到处都是一个样。我粟裕仅仅是其 中一个。如果感兴趣的话,不妨请你们各处走走。”

  粟裕领着戴维等飞行员检阅1师主力部队每日一次的早晨操练。见到师长和美国朋友到来,练兵场上7团2000多名指战员阵阵喊杀声嘎然而止,一个个持枪列队,形如刀切一样整齐,人人精神饱满地望着前方。

粟裕和飞行员们在离队伍30米处翻身下马,值星官一声高喊:“立──正!”战士们肃然立正,纹丝不动,鸦雀无声。粟裕对飞行员把手一伸:“请!”戴维等飞行员跟着粟裕开始检阅部队。

  行进中,戴维随便问康英,“部队的弹药是怎么解决的?”康英转身从一名战士的子弹带里抽出一排子弹,交给戴维。戴维一看,弹头好像是用榔头敲打成的。5粒子弹也不一样。再看看弹壳,是旧的。翻过来看看子弹底座, 颗颗黑得像锅底铁。戴维皱了皱眉头,问:“这是为什么?”

战士回答说:“这是‘翻火’子弹!连长规定,我们每打一发子弹,都必须把弹壳捡回来再用。否则要受处分!”

  “这又是为什么?”戴维不解地追问,“难道蒋委员长不给你们发弹药吗?”

   粟裕听了,笑着向戴维等介绍了新四军多年来不仅得不到国民政府的援助,还被国民党撤销番号的情况。并告诉说:“我们用的武器都是从日本人那里缴获过来的,由于弹药消耗大,我们不得不自己制造。由于根据地条件差,制造出的弹药虽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打起仗来还能管用。只是,有时子弹会瞎火。”

   戴维发出一连串的感叹声。他把那排子弹递给一名叫史密斯的上尉,史密斯看了也连连摇头,对战士说:“请你把子弹送给我,我要把它带回后方基地,让我们的上司也看看。”战士笑着应允了。

  苏中抗日军民营救出五名美国飞行员的事被1师报告给新四军军部。根据军部指示,1师准备护送戴维等西去驻淮南的新四军军部驻地。

粟裕和刘长胜来到飞行员的住处,把这个决定告诉了戴维等飞行员。戴维详细询问了所去地点和路程。在得知去淮南需行军三天,行程达150多公里后,戴维忧心忡忡起来。他问:“路上遇到日军怎么办?会不会发生危险?”

   刘长胜接口说道:“说到危险嘛,我们处在敌后,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危险,随时随地都准备着牺牲。但是,请少校放心,我们会派部队全力保护好你们!”

   一天晚上,戴维等五名飞行员仍在庚德信连长率领的2连的护送下,西去淮南抗日根据地……


 节选自《苏北有个盐城——盐城抗战史话》

           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