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盐城抗战民间口述史
12岁参军被师长收下
发布时间: 2015-10-08   浏览次数:20  来源: 字体大小:【

 □胡春禹 盐城晚报记者 王卉整理/摄影

  【讲述人】 王飞

 

  【年龄】 87

 

  【住址】 阜宁县阜城街道健康路41

 

  【寻访时间】 2015610

 

  【口述史】

 

  我出生于贫困农民家庭,老家在阜宁县新沟镇葛桥村。大约七八岁时,我的母亲不知患了什么病去世了。父亲王伏永成天东奔西跑去做临工,或去亲戚朋友家借粮糊口,我一人在家,生活无法自理,只有去祖母家要口吃吃,常常挨饿。

 

  1941年,我12岁。县大队的葛步成对我说,54日下午5点多,到陈集轮窑那里集合,不能对任何人讲,说我们是去参加新四军三师特务团。

 

  后来,由新四军三师特务团李排长等3位军人和葛步成把我们37个人当晚偷偷地分批带走,大约夜间12点多才到岔头庄部队驻处。我清楚地记得部队站岗战士问:“什么人?”李排长回答:“我!”“口令。”李排长回答:“扩大!”后来,两个站岗战士看着我说:“这个小鬼太小了。”

 

  到了第二天,李排长把我带到黄克成师长那里,汇报说37个人中,我最小,才12岁。黄师长看着我说,小男孩子没有问题,两年饭一吃,他就凶了,不退!把他分配到你们特务一营营部当内勤务兵。我一听,心里实在太高兴了!

 

  当时,各个地方情况都很紧张,日本鬼子时常下乡扫荡,部队就不能固定住在一个村庄,风里来雨里去,白天黑夜不停地跑。

 

  我们这些小男孩子都无所谓,头一丢就睡着,可是那些十几岁的小姑娘、小大姐就都比我们苦了,十几天甚至成月衣服脏了都更换不了,身上臭了,澡都无法洗。日本鬼子来了,她们还要为那些伤员换药、打针、包扎什么的。但是,我从未听到她们说过一句苦。

 

  1944年,我所在新四军八旅一部转战鲁南已有一段时间,上级命令我们和兄弟部队联合攻打郓城,但是不知驻城敌伪的兵力及武器配备等情况。大人无法进城侦查敌情。敌方对成年人进出盘查很紧,一旦暴露了,我们的攻城计划就落空了,所以组织上研究决定让我和一个姓李的小同志去完成这个任务。

 

  我们两个人装着小孩子打架来蒙骗鬼子。为了取得最佳效果,混进鬼子军营里驻地,小李向我的鼻子猛地一拳捣下去,血流满面。我一边跑,一边大声哭,向城门敌人岗哨那里跑。小李就在后面追我,边追边不停地叫喊:“你给我站住!”

 

  这时候,我们俩都跑到城里了,小李还在追我打我,他越追我打我,我就越跑得快,边跑边哭边喊。很快,我就跑到日本鬼子和汉奸身后躲起来了。鬼子嘴里叽里咕噜,我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反正也听不懂,就在那一边哭喊着,并且侦察周围情况。

 

  等我们进城后,天已经黑了,得找个住处,我和小李商量好,离鬼子和伪军较远的小巷子里,找了一户人家住了下来。这户人家的老人很客气,在晚上睡觉前,我们大胆地询问这两位老人郓城的历史,老人一一回答。

 

  第二天,我们在大街上正好又碰到了几个城里的孩子,年纪相仿,一边玩,一边谈。这些小孩子说,全城日本鬼子据点大约有20多处,大部分据点都在城外。在郓城县通过四天四夜的侦察情况,我们充分掌握了敌人的情况,回部队汇报后,由组织决定攻城计划。

 

  郓城战役最后胜利了,虽然战争规模不是很大,但是对整个抗日战争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我那时候小,小人为抗日干小事,这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采访手记】

 

  老人说,在与日本鬼子和汉奸部队战斗中,新四军都有一个勇敢精神,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机智勇敢,冲锋在前。负伤了,也不哭爹喊娘。

 

  有首长规定吗?不!老人说,这是战士每个人自己想的,也确实都是那么做的。我们爱国家、爱老百姓,坚决打倒日本鬼子,也鄙视当伪军做汉奸的,所以,我们这些人打起仗来就不要命。

 

  老人回忆,枪声一响,就由不得自己了,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拼命的。新四军就是靠大无畏的精神一路走向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