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盐城抗战民间口述史
夜袭北闸干掉3个鬼子
发布时间: 2015-10-08   浏览次数:20  来源: 字体大小:【

 □盐城晚报记者 程爱春/整理 周晨阳/摄影

  【讲述人】 刘龙

 

  【年龄】 87

 

  【住址】 亭湖区新兴镇倪杰村

 

  【寻访时间】 2015529日上午

 

  【口述史】

 

  我从小力气大、胆子大,两条腿子能跑。8岁那年,父亲得重病去世,我顶替父亲给地主家打工,主要就是种田。开始时,我牵牛耕田,后来扶犁耕田。那是力气活,铁头铧犁很重,耕到地头,牛掉头,人就得扛起犁转向,我十来岁就能扛得动犁了,有一把子力气。

 

  那时农活多,旱田水田都耕种,一年忙到头,地主家给你一袋粮食算是工钱吧,平时难得吃饱肚子。这样的苦日子也过不安稳,还是被日本鬼子打乱了。

 

  13岁那年,鬼子从盐城下来扫荡,一直打到我们村(当时叫倪河庄),我家在这个庄上最高墩子上,有3间茅草屋。鬼子打过来时,就在我家墩子上建碉堡。

 

  鬼子进村时,老百姓跑反,邻居家一个七十多岁老奶奶,小脚,身体也弱,走不动。我跑过去喊快跑啊,鬼子快进村啦。老奶奶说:我这么大年纪,跑不动,也不想跑了,他们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哪知等我们回来时,看到这位老奶奶竟被日本鬼子强奸死了!

 

  还有那些没跑得掉的小孩子,被鬼子用刺刀挑着,扛在肩上玩。那个场面,我永远忘不了。小鬼子这么凶,不打跑鬼子我们就没得活命了。我跑到抗日政府那里,有个叫李志的区长见我活泼淘气,就收我在身边。几个月后,我报名参军。

 

  我刚到新四军,虽然手里只有土铳,但我打仗从来不怕死,直往前冲,力气较大,只要冲到鬼子面前就用刺刀戳。鬼子虽然身材都不高,但个个都有劲,不好对付。我胸部、右腹部都被鬼子戳伤过,但也亲手杀死过鬼子,解恨。

 

  19448月,不足16岁时,因为擅长拼刺刀,我当了排长。我们主要袭扰驻扎在盐城的鬼子。鬼子火力强,我们不能硬拼,主要靠偷袭,不断消耗敌人实力。我们排3个班,每天晚上早早吃饭,天一黑我就挑选10个人出击。

 

  有天晚上是大月亮,天地亮亮的,我带尖兵班摸到北闸(新洋港河)北侧,埋伏下来。到了后半夜,从木桥上摸上去,先是两人对付一个,一人抱住腰一个夹头捂嘴,一刺刀戳进心口,将两个鬼子哨兵干掉。然后再往南边桥头摸过去,又戳掉一个哨兵,再迅速退回河北岸。这时鬼子的机枪响了,我们已跑出好远。

 

  我打的最大一仗是攻打涟水县城。那是1945年夏天,我们全团出击,我们营又是突击营,负责偷袭。其他两个营在城外阵地,如果我们偷袭不成,这两个营再强攻。

 

  涟水县城南面是大河,其余3面被挖成壕沟,宽3丈,下面是一人多深的淤泥,我们无法游泳过去,只能靠撑着长木棍、趴在木板上往前划。我拄着长棍还没过壕沟,部队就被鬼子哨兵发现了,机枪和迫击炮就打过来了。身边战友不断倒下,我左腿被炮弹炸伤,当场昏倒被拖下去抢救,住了二十多天医院才恢复。

 

  那一仗我们团打胜了,但损失很大。我们排负责掩护冲锋的4个重机枪手,在这一仗牺牲了两个。到抗战胜利时,4个人都牺牲了。他们是我老乡,都是大个子,是跟随我一起当兵的,每一次打仗,都靠他们压阵,我才在前面放手冲锋杀鬼子。我至今怀念他们。

 

  我们首长名叫马德胜,他给我起过外号叫“杀鬼子大王”,为什么我那么拼命?就是因为我亲眼看到鬼子屠杀乡亲,到现在我都想不通:日本鬼子为什么那样没人性?见人就杀,见女人就强奸?真该死!

 

  【采访手记】

 

  战争是残酷的,刘龙身上有多处伤疤。当年跟他一起参军抗日的58名同乡战友,只剩下他一个人回到家乡。他说,最好别打仗,老百姓才是战争中受苦受难最深重的人。但提及日本鬼子,老人依然难抑痛恨:那些畜牲坏事做绝,必须挺身而斗,奋起抗争,否则永无宁日。

 

  年近九旬,刘龙提及牺牲的战友,仍然止不住流下热泪。战争年代沉淀下的真挚友情,至今难忘。解放后回到老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每一位他认识的烈士家中,帮助军烈属申办烈士手续,“他们是真正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