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盐城抗战民间口述史
在盐城西乡“跑反教学”
发布时间: 2015-10-08   浏览次数:20  来源: 字体大小:【

 
□盐城晚报记者 李倩/整理 周晨阳/摄影

  【讲述人】 任崇海

 

  【年龄】 75

 

  【住址】 市区招商新村7号楼

 

  【寻访时间】 2015625

 

  【口述史】

 

  1940年出生在盐城县冈南区曹家庙(现盐都区大冈镇抬头村),这里曾经有鬼子碉堡。我就读的冈南区曹庙中心小学,校长崔炳之是个传奇人物,抗战时期带着学生搞“跑反教学”。

 

  崔炳之寒门出生,16岁就给地主家教蒙馆,地主嫌他贫,赶他出来。做代用教师,又被旧县政府的教育部门以“资历不符”为由解雇。我们共产党盐城县二区的倪区长找他担任中心小学副校长,他感动地落泪,连声说“好”!

 

  开始建校时,没有现成的校舍,他们把学校设在唐家庄的一座庙堂里,用土坯垒成土桌土凳;将门板拿下涂上锅烟灰做黑板;没有粉笔就收集墙上的青灰和黄泥团子代用。最困难的是课本,他发动老师翻出旧书,把课文抄在空白处。

 

  1941年夏,日本鬼子“扫荡”盐城县,唐家庄是鬼子下乡扫荡的必经之路,汽艇经常在庄前顶港河上来来往往,二区中心小学只好转移到比较隐蔽的荣家庄。可就是这样,三天两头地还要遭到鬼子侵扰。固定的教室呆不下去了,于是,崔炳之便带领学生“跑反教学”:鬼子来了就分散隐蔽;鬼子一走就回来上课。

 

  刚开始,学生一听说鬼子来了,有的哭,有的喊,东奔西跑慌乱成一团。老师们就按照年龄大小、离校远近,六七个学生分成一组。鬼子伪军一来,大同学把小同学送回家,跟家长一起“跑反”,大同学和家离学校远的同学由老师带着“跑反”。教室里见不到一个人影,而在玉米地、芦柴荡里、草堆旁,可以看到一组一组的学生在学习。

 

  敌人即使摸到这些地方,他们屁股一转,就一个学生也看不见了。敌人一走,同学们都从庄稼地里钻出来,围坐成一圈,老师就在中间上课。他们把书放在腿上,用树枝当笔,大地作纸。后来,他们还事先选好隐蔽的地方,藏起门板和土粉笔。这样,他们在野外也能和在教室里一样上课了。

 

  1943年春天,鬼子伪军差不多每天都要到荣家庄来,二区中心小学又从荣家庄迁到界沟。界沟四周是河,安全多了,虽然仍要“跑反”,但不像先前那样频繁了。崔炳之便带领师生宣传抗日,写标语、画壁画。

 

  搞宣传缺颜料,他们将红砖压碎做红颜料,用菜叶捣烂做绿颜料,用锅烟灰做黑颜料,石灰水就是白颜料,洗锅把子就是大笔。他们用这些简陋的材料在界沟附近的村庄、路上、桥上、树上,到处写上“打倒日本侵略者!”“团结起来,坚决抗日!”“胜利是属于中国人民的!”等标语。

 

  有一次,他们刚刚把“日本鬼子滚回去!”这条标语写好,就看到十几个敌人由一个汉奸带路,从大冈下乡扫荡来了,师生们立即钻进路两边的庄稼地里。鬼子见了标语,气得嗷嗷直叫,他们又铲又擦,折腾了半天,总算把标语擦掉了。可他们前脚走,师生们随后从庄稼地里钻出来,又把标语重新写好了。

 

  从这所学校走出的学生,有的当上抗日队伍的指挥员,有的担任区乡基层干部,有的做了教师,传播文化知识。幸运的是,我长大后也做了教师,成了崔校长的部下。

 

  【采访手记】

 

  盐城西乡的“跑反教学”,既反映了日本鬼子对本地教育的摧残,少年儿童已不能正常读书学文化;另一方面,一些知识分子顽强不屈,把课堂搬到庄稼地里,在艰险的条件下传承文化、播种知识,表现出可贵的担当精神。显然,崔炳之就是他们的一个代表。

 

  建国以后,崔炳之曾担任盐城县冈南区中心小学校长。1960年被授予“全国教育工作先进个人”的称号,光荣地出席了全国文教群英大会,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崔炳之在艰苦的战争环境里坚持“跑反教学”的感人事迹,曾激励许多同仁奋力前行。我想,这应该就是鲁迅先生所说的“韧的精神”。虽然他己离开人世多年,“跑反教学”的历史也一去不复返,可抗日学校师生们这种“韧的精神”,值得我们继承和发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