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盐城抗战民间口述史
海边捉住6个日本人
发布时间: 2015-10-08   浏览次数:20  来源: 字体大小:【

 □陶秋凤 整理/摄影

  【讲述人】 单炳礼

 

  【年龄】 92

 

  【住址】 滨海县现代农业产业园区套稍村

 

  【寻访时间】 2015523

 

  【口述史】

 

  194112月,我参加了新四军阜东大队,19428月,我打了第一场硬仗,和战友一起活捉了6个日本人和40多个伪军。

 

  战场在离合德镇不远的地方,我们打的是游击战。整个连只有一挺机关枪,我拿的是一把三八式步枪。敌人来了,我们躲;他们要撤时,我们就在后面打枪,一打就是三四天。渐渐摸清情况:有一股伪军,大概40多个人,常住在海边的船上,里面有几个日本人。

 

  那天下午,我们接到命令去海边埋伏,伺机消灭船上的敌人。伪军火力强,正面冲上去必死无疑,所以大家一直在等待机会。

 

  下午两点多,突然下起雷阵雨,而且很大很猛,挡住了伪军的视线,也让他们掉以轻心。连长一个命令,我们全冲了过去,伪军没反应过来,大部分投降了,也有的跳了海,被我们抓了上来。

 

  有一个日本人有救生圈,跳了海后游了很远,我们立即下海去追,但发现开始涨潮了,赶紧掉头,好几个战士差点淹死。

 

  套着救生圈的日本人躲到了海里,虽然隐约可以看得见,但是抓不到。想想他在海里也活不了,我们也就回部队了。没想到,第二天,那个日本人从海里躲到了棉花田里,被除草的老百姓发现给抓了回来。

 

  一场战斗,抓到6个日本人和40多个伪军。按照上级命令,我们把俘虏带到射阳鲍墩,召开庆祝会。我们的政策是优待俘虏,给俘虏吃的比我们的还好。翻译告诉我们,6个日本人说自己在日本也是老百姓,这次来中国是做生意的。不晓得他们说的是真是假,我们都送给上级去办了。

 

  驻扎在东坎的鬼子和伪军经常到蔡桥扫荡。有一次我们在夹堆打伏击,敌人机关枪一扫过来,我前面的3个战友当场就倒了下去。其中一个叫谢久文(音)的,和我是老乡,腿中了一枪,被背了下去。我也受了伤,腿子被炮弹弹片擦伤,鲜血直流。但是,部队有规定,轻伤不能下火线,我也没当回事,接着打。

 

  民国34年(1945)春,我们攻打阜宁孙良诚的伪第五军。我是班长,带领十多个人,主要负责盯住西门,白天监视伪军,不让他们跑掉,晚上由兄弟部队打主攻。打到第三天上午10点多钟,伪军在城墙头上举起白旗。我们也不懂那是啥意思,继续攻。后来接到上级传话,才知道人家是投降了。

 

  当年8月,我当上了排长,参加了解放清江淮城的战斗(两淮战役)。淮安城墙有三丈六尺高,有5000多个伪军,旅长是老汉奸吴漱泉,我们苏北人叫他“吴独膀子”。1940年时,他母亲死在天赐场,他怕八路军进驻天赐场,派大老婆用木船把母亲灵柩悄悄送回老家。现在,鬼子都投降了,他还不肯放下武器。

 

  我们排的进攻位置在北门,打得很艰苦。上级决定引爆埋在城墙下的大炸弹,炸塌一段城墙,炸出一个大缺口,这才打进城里。“吴独膀子”兵败如山倒,吓得三魂掉了二魂,化装逃跑时被兄弟连队的战士送上了西天。

 

  这场仗打完没几天,我们就接到命令开往大东北了。

 

  【采访手记】

 

  单炳礼老人虽然已经92岁高龄,但身体硬朗、记忆力不错。打仗时与鬼子、伪军周旋,作战的一幕幕仍能清楚讲述。然而,也有一些战斗,老人不愿详谈,满脸凝重,抚首叹息,“那一次,我们死了好多人啊!好多战友就再也没见过了。”

 

  战争在老人身上留下了好几处伤疤,腿上、后腰处……老人还失去了一只眼睛。“这些都是小伤,比起牺牲的战友,我幸运得多了。”如今,老人在子孙的陪伴下安享晚年,总爱嘱咐小辈们珍惜先烈用鲜血换来的安宁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