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盐城抗战民间口述史
活捉汉奸吴仁杰
发布时间: 2015-10-09   浏览次数:20  来源: 字体大小:【

□徐良观 整理/摄影

  【讲述人】 常伦才

 

  【年龄】 81

 

  【住址】 东台市南沈灶镇敬老院

 

  【寻访时间】 2015718

 

  【口述史】

 

  我家那里原来叫韩徐乡,现在是常灶村。我全家6口人住两间丁头府,父亲给人家打短工,母亲在三仓河上撑渡船。大哥讨过18天饭,后来与二哥到人家烧盐做灶户(伙计)。

 

  1942年,我8岁了,安丰、东台、梁垛、富安都有日本鬼子,“二黄”(伪军、汉奸)经常带着鬼子下乡扫荡。我们这里离安丰街比较远,鬼子很少来,扫荡的大多是“二黄”。

 

  我家渡船所在的位置非常重要,要到三仓河南,就要乘渡船。每当听到“二黄”下乡的消息,我和妈妈便在地下党指导下,把船藏到现在一组那个弯弯曲曲的汊港里。那年夏天“二黄”到来扫荡,就是游河过来的。

 

  他们一来,村子里就听到乒乒乓乓的枪声,人心惶惶、鸡飞狗跳。邻居徐永富养了一头肥猪,他老婆正在家坐月子,“二黄”丝毫不听永富老婆苦苦哀求,硬是用棍子把猪打死抬走了。可怜永富家原指望卖猪买点粮食,再给大人孩子添点衣服,却被“二黄”抢到三仓河北大地主韩志亮家杀了吃了。

 

  鸡跑得快,“二黄”不容易捉到,就用连枷拍,拍死了就挂在枪上挑走。那天他们在韩志亮家狂吃抢来的鸡啊猪啊,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离开。就在当天夜里,“二黄”还把生意人韩宝乐抓起来了。这个韩宝乐是个做煤油和棉布生意的,“二黄”认定他是共产党,把他抓到安丰街上。因实在榨不出什么,“二黄”只好把他放了。

 

  共产党、新四军来到我们这里后,我天天屁颠屁颠地跟在民运工作队员李路后面跑。李路是上海姑娘,刚来时才19岁,我把她当成大姐。我因为头上害疮没长头发,李路就亲切地叫我“小癞子”。他们开会我就站岗放哨。通常我就在渡口放哨,鬼子汉奸一有动静,我马上就去韩徐乡政府报告。李路没管过我的饭,我也从不要报酬。

 

  那时候,韩徐乡政府设在大地主陈树臻家,李路公开身份是粮店工作人员,平常睡在我四爹家,与四奶奶一起睡,有时也与我妈妈一起睡。1943年的一天夜里,李路与我妈妈睡在一起。睡的是破棉絮,她毫不嫌弃。

 

  当天夜里,我发现有“二黄”到我家后面“抢财神”(抢粮),连忙敲开她的门:“大姐,‘二黄’来了,赶快躲躲!”我立即带着李路躲到屋后的小河沟里,才没被“二黄”发现。

 

  2003年,李路从北京给我来信还夸我哩:“你一直跟着我们干了不少农村工作,现在回忆起来,你那时真是有觉悟的,是一个能跟着党走,坚信革命一定能胜利的好青年、好小伙子。”

 

  村子里年龄稍大一点的青年都参加了游击连,在李路等人带领下打鬼子“二黄”、除汉奸恶霸。韩徐乡有个叫吴仁杰的大汉奸,家在四灶庙(现兆丰居委会),这家伙经常带着“二黄”和鬼子下村扫荡,抢群众钱物,抓共产党员。李路要求游击连瞅准机会,除掉这个大汉奸。

 

  一天,吴仁杰带着一队“二黄”,坐船从安丰下来扫荡。行到常灶村段面时,埋伏在三仓河两岸的游击队员一齐开火。随后,大家跟着陈远荣,纷纷跳到河里扑上船。吴仁杰还想带人顽抗,但看看手下一个个下了汤圆(落水),就想逃跑,被陈远荣一把揪住。这个大汉奸被押送到安丰区政府后,开公判大会处决了。我至今还记得,枪毙吴仁杰的地方就在四灶庙。

 

  【采访手记】

 

  抗战胜利时,常伦才才11岁,但他对八九岁时的事记忆清晰,人名地名准确。一个普通农村少年,跟着共产党,为抗战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不怕危险,不要报酬,不要管饭,的确令人敬佩。李路建国后到北京工作,2004年还特地邀请他去家中作客。笔者曾经与李路通过电话,李路对这个当年的小朋友印象很深,先后送他1500元。

 

  “二黄”都是中国人,吴仁杰就是一个。他们充当汉奸角色,成了日本鬼子的帮凶。民族气节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的精神脊梁,这个脊梁弯曲了,整个民族都会低头。历史是一面镜子,我们要牢记历史教训:“一个民族只有从精神上站立起来、强大起来,才永不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