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盐城抗战民间口述史
化装抢回乡长头颅
发布时间: 2015-10-09   浏览次数:20  来源: 字体大小:【
 
□程爱春 陆军 整理/摄影

  【讲述人】 董太成

 

  【年龄】 92

 

  【住址】 淮海农场群乐小区

 

  【寻访时间】 2015718日上午

 

  【口述史】

 

  日本鬼子占领阜宁城,我老家沟墩也驻了兵。他们来到这里在修筑据点,时不时到乡村扫荡,老百姓稍有反抗,屋子就被点上火烧了。我家有3只鸡、1只羊被抢走。

 

  我妻子两次死里逃生。一次是鬼子突然进庄,她无路可逃,赶紧从锅膛里抓一把黑灰往脸上涂,趴到门前麦田沟里,大气不敢出。等听到村里人喊鬼子走了,四处都在哭着呼喊亲人名字时,才敢爬出来。那一回,我们村有4人被打死,两人被打伤,还有5个妇女被强奸。

 

  还有一次,鬼子突然从河南边打过来,等妻子听见枪声时,鬼子已经冲到了门口。当时我家里还有个杨二婶,她们立即关死大门,翻过后窗跳河逃跑。等鬼子追到河边时,她们俩刚刚爬上河对面。好在当地沟河交错,她借着地形熟又逃过一劫。

 

  1943年,共产党在沟墩区组建抗日联防大队,13个乡每个乡抽调10名能干的青年人,杨义香被选为联防队大队长,韩辛当教导员。我当时19岁,是沟墩区观西乡观头村的第三任村长,因为我瘦小活络,又有一把力气,200多斤重的石碾子能一手掀翻,就被选进了联防队。

 

  敌人修筑据点,沿路架设电话线,联防队就夜晚出动,把电线截断。鬼子把电话线穿进管子沉入河底,联防队员就用竹篙捞出掐断。平日我们这个乡、那个乡地打排枪、摸岗哨,联防队伍一度达到400多人,日伪军全龟缩在据点里,轻易不敢小股出动。

 

  当时,队伍里有名的“三龙二虎四霸王”9人当中,“三龙”就是指我和杨义乡、赵雨才这三个属龙的;“二虎”就是属虎的陈佳良和张学醇。我因作战勇敢,点子多,动作快,队员给我起了“董小滚子”、“二黑皮”等浑名。

 

  1943年春上,一天,鬼子伪军又来观西乡扫荡。当天中午,我们30多个联防队员埋伏在于城河西边的芦苇荡里。比我小3岁的表妹在河边摆渡,当她看见鬼子从河东边过来,连忙把船摇回去。谁知已经迟了,伪军喊话要她把船摇回头,表妹前脚刚想跨上岸,鬼子的枪响了,表妹应声倒在船里。

 

  大队长杨义香一声令下,我们30多杆枪一排子弹扫了过去,对面当场就倒下5个,其中4个是鬼子。陡遇阻击,鬼子伪军“嗷、嗷、嗷”地叫着,边打枪边撤退。我们打扫战场时,除了收集武器,还把鬼子衣服剥了下来,日后用得着。联防队员把我表妹用担架抬着往区里赶。她的肠子已经冒出了体外,队员就用煤油灌肠消毒。经区医院全力救治,人终于活了下来。

 

  鬼子的报复更疯狂,在随后一次扫荡中,观东乡乡长陈加喜和联防中队长曹政武被捕,乡长陈加喜被害,头颅被鬼子挂在桥头示众。

 

  得知乡长和中队长被鬼子抓了,我和戴平台、杨义香3个人当天下晚就来到沟墩营救,先找地下党戴大脚(小名)了解情况。得知乡长就义,个个怒火中烧。

 

  晚上10点多钟,我们穿上鬼子衣服,化装到大桥南首查岗,还没等站岗的鬼子说话,我就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掏出手枪顶着他胸口,“噗嗤”一声就毙了。因是贴身用枪,没惊动到桥北的鬼子。等桥北的哨兵换个姿势背朝着我们时,我又悄悄地摸上前去,把他也干掉,我们把陈乡长的头颅和鬼子的枪一同带了回来。

 

  【采访手记】

 

  董太成身材高大结实,握手时非常有力。这位九旬老人每天傍晚仍在小区四周散步。体质之好,令人称羡。这位抗战老兵小时候就是个强者。他4岁时失去父亲,吃苦受累饱经忧患,13岁被族人推荐当家作主。当时沟墩董家墩子,18家董姓人家,大事小事要经他决断。他是从苦难里成长出来的乡村人才。

 

  提起鬼子兵,董太成依然咬牙切齿,亲眼看过他们作恶,满怀义愤,所以与鬼子近身肉搏时,毫无畏惧,只想为死去的乡亲和被辱的邻居们复仇。他说还是和平的日子最好过,要珍惜。年轻人不能忘记抗战的苦难,要把国家建设得更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