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盐城抗战民间口述史
打仗转移3天没饭吃
发布时间: 2015-10-09   浏览次数:20  来源: 字体大小:【


   □实习生 朱睿敏 盐城晚报记者 李倩/整理 周晨阳/摄影

 

  【讲述人】 张友林

 

  【年龄】 91

 

  【住址】 盐都区秦南镇亭湖村380

 

  【寻访时间】 2015723

 

  【口述史】

 

  18岁那年,我们秦南的街上、乡下来了好多鬼子。当时也没有多想,就和几个同村的人一起参了军,加入了县区队。部队给我们发了枪,每人5发子弹、3颗手榴弹。武器不如鬼子、和平军,只能靠人拼,在西乡里打了3年仗。

 

  镇上有个“鬼窝”,就在西大桥那里。我们一开始不晓得,以为是住老百姓的,后来才知道是住鬼子的。鬼子躲在“鬼窝”里,有时拿机枪往外扫射。他们平常不出门,到了扫荡抢粮的时候才出动。

 

  老百姓老远看到鬼子,都绕着走。住在“鬼窝”附近的老百姓轻易不敢露头。你说鬼子也是人,一个鼻子两个眼,怎么就这么残暴呐?我曾经亲眼看见鬼子由当地的和平军带路,下乡扫荡。他们用铁丝把活人穿起来,把老百姓往死里整,太残忍了!

 

  战争时期,部队不能固定住在一个村庄,我们需要经常转移,都是靠两条腿走。记得有一年,从(农历)六月里开始走,运动了将近3个月,有时一天要跑上百里路。因为转移时间长,还带了棉衣棉裤。天本来就热,还要背上一包厚衣服,但是再热也得走。就是打仗、转移时常没得吃,来不及筹粮,我们有的时候3天都没饭吃,也过来了。

 

  我经常负责巡逻。我们白天一般不出门,头顶上有时有日本飞机嗡嗡地飞,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扔下一颗炸弹,镇上好几处房子就是这么被炸掉的。我们夜里巡逻不睡觉,一个班一个班地轮岗。

 

  在前期,鬼子伪军不打,我们也不打,他们要是来了,我们就打。说不怕死,也怕,但是怕死也是一死。和我一起当兵的有好多人,好些都长得比我好看,比我体面,大家一起拼,还不是都死在一起,有什么好怕的呐!

 

  最危险的一次,我们和鬼子伪军打光了弹药,只能近身拼刺刀。那个时候年轻,只管“闭了眼睛”往上冲,也刺倒了好几个。结果一个鬼子冲我来了,那个刺刀啊,就快要顶到我的肚皮上了,好在一个战友从后面及时戳死了鬼子,现在想想也是蛮险的。

 

  最遗憾的,是我的弟弟死在义丰的战场上。那个时候到处都乱哄哄的,我都不知道他当兵去了。后来也不知道他死了,还是战争结束以后别人告诉我的。我们不在一个部队,连面也见不着,我连他哪一年死的都不知道,应该是不到二十岁吧,也没成家,没个后,揪心啊!

 

  1925年出生,全家都是老农民,穷得不像个家。大概16岁的时候,我的父亲母亲不知患了什么病都去世了,丢下我们兄弟四个。我排行老三,大哥二哥逃荒出去了,家里就剩下我和弟弟,没想到他也打仗死了!

 

  战争结束以后,我回到老家。打仗时腿子受过伤,后来行动也不那么方便了。我没有念过书,不认识几个大字,也找不到什么体面的工作,有力气的时候种种地,现在老了,干不动了。

 

  我有儿女五个,两个儿子,3个姑娘。大儿子去了苏州,我一般都住在小儿子或者小女儿家里。没病的话,一般也不用他们照应,我还有用,自己能顾得上自己。

 

  【采访手记】

 

  见到张友林老人时,老人腼腆地冲着我们笑。提到往事,他嘴上总是简略地一言带过,但语气中还是隐隐透着一股子自豪。老人提着一个旧布袋子,里面装着好些战争的回忆,身份证、入伍证、医疗本。提到军功章,老人的女婿说:“他也没把这当回事儿,都拿给小孙子玩去了。”

 

  老人18岁当兵,他说自己没有多想。我们不能随便给老人当兵安上一个不真实但却伟大的理由。但是就像他自己说的,“当时秦南街上有好多鬼子,人家当兵,我也去了,家里也穷”,就是这样朴实的理由。出生在那样的时代、那样的家庭,参加县区队抗日,很自然,不需多想。

 

  老人没念过书,甚至连字都不认识几个,讲出来的话都是明明白白的白话。他说:“说不怕死,也怕,但是怕死也是一死。”简单,真实,令人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