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盐城抗战民间口述史
梦里常现拼刺刀
发布时间: 2015-10-09   浏览次数:20  来源: 字体大小:【
 
□盐城晚报记者 祁佳/整理 周晨阳/摄影

  【讲述人】 王海路

 

  【年龄】 93

 

  【住址】 盐都区龙冈镇晓庄村

 

  【寻访时间】 2015723日上午

 

  【口述史】

 

  打日本鬼子,我最记得在杭村(现属安徽省广德县新杭镇)的一仗。杭村在江南呢,比苏州还远得多。我1941年在家乡参加新四军一师二旅,后来跟着部队去了江南,与留在长江南边的新四军合编,我原来在4团,这个时候成为六师十六旅48团的一名战士。

 

  19439月底,日本人在江南用兵,在江苏、浙江、安徽一带摆下战场。几天工夫,溧阳、广德、郎溪、宣城这些县城再次沦陷了。我们旅长还是老首长王必成,48团还是打硬仗的主力团,他带着我们尾着敌人向南进,收复了郎溪、广德和长兴的外围地区。当时我就在48团。

 

  我们48团进驻槐花坎、温塘、茶窠地一带,一个独立团进驻白岘、煤山一带,16旅旅部进驻在仰峰岕。当时天天白天、晚上打鬼子、和平军,没个准时间,命令一到就上,有时候打着打着有的小战士还能睡着了。

 

  1944329日上午,日军有个小林中队100多人和伪军300多人,到杭村“扫荡”以后,分成两路返回当时安徽省广德县门口塘和流动桥据点。我们48团战士侦察到这个情况,立即报告。战机难得,我们迅速追过去打,领导说这是“击敌惰归”。我和战友抢占杭村的西南山地,切断敌人的退路。当时我们有3个营的人,日伪军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尽管竭力反抗,但是最终还是败了。

 

  这场仗打得过瘾。我和战友在山上等待,等前面首长发出“出击”的命令,战友们喊着冲锋号往下冲,那个场面现在闭上眼睛还能回忆起来,好像整个大地都震动起来了。鬼子一时间没法子隐蔽,很多人向当地的门口塘逃跑。

 

  我们用机枪扫、迫击炮轰,还用刺刀戳,被伏击的敌人很多来不及逃。那场战斗,只打了一个多小时,打死70多个伪军,缴获几匹战马,还有不少枪支弹药。那门日式九二步兵炮和3发炮弹,也落到我们部队的手里。我们也有二十多人牺牲。

 

  这是一场胜仗,人心很受鼓舞,就是现在说出来,也会有不少人晓得。

 

  跟日本人和伪军打仗,牺牲了很多战友,我还记得,有时候打仗打累了就睡在路边上。鬼子来“扫荡”,被惊醒,一睁眼,就要开始拼命。现在想起来,也会紧张得发抖。有一次,我和不少战友被敌人伏击,血拼下来,多数人牺牲了。我在很多尸首中爬出来,这种场景,现在做梦都怕人。

 

  我是1946年回到龙冈老家的。终于不打了,一起过去打仗的江北老乡跟着车子家来(回家)。我觉得自己真是借的命过到这么大。到老家之后,就以务农为生,现在的踏实日子真是不容易来的。

 

  【采访手记】

 

  听到有人要听当年事,坐在轮椅上原本有些萎靡的王海路,突然身体坐直、眼睛出神、眉头微皱,似乎有些出乎意料,然而,一刻也没有多耽误,他张口就来。

 

  王海路老人93岁了,牙齿全落了,但在讲述过程中,他尽量提高嗓门,让声音足够洪亮,使身边的人能够听懂。因为,这辈子很少有人主动提出要听他讲讲当年浴血疆场、拼死抗日的情景。

 

  在抗战老兵身上,我看到了一种印记,不管岁月怎样流逝,只要提及抗战的经历,就会像一个开关按钮一样,打开一个匣子,匣子里全是他们浴血奋战、誓死杀敌、保家救国的回忆。他们大多数人正带着这些宝贵匣子慢慢远离,如果不尽最大努力,抢救这些记忆,有些人的匣子或许一生也打不开。这是一种遗憾,对他们,更是对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