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盐城党史 > 新四军在盐城
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盐城民众奋起救亡
来源: 时间: 2015-05-18 浏览次数: [ ]

1937年10月,泱泱中华大国,在遭受着日本侵略铁蹄的肆意蹂躏,日本帝国主义狂妄叫嚣的“速战速决”灭亡中国的侵略计划正在实施之中。在国民党江苏省第六行政区专署所在地盐城县城内的县体育场上,正举行着一个规模不小的庆祝会。国难深重,中华大地笼罩着一片腥风血雨,国民党盐城地方当局此时召开庆祝会,莫非为前方将士守土抗战,英勇杀敌,取得重大军事胜利,或是地方当局领导民众,精诚团结,共赴国难,做出了出色成绩?不是。原来,这一天是一年一度的“双十节”国庆节。大敌当前,举行盛大的庆祝国庆活动,借此进行“全民总动员”,激发民众爱国热情,投身抗日救亡热潮,倒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只是,大会主席──六专署的一名官员开始发言了,他讲了足足一个小时,只字不提“抗日”二字,只字不提救亡图存。而是大谈国民党“剿共”的功绩,大谈”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卖国理论……

与会者有三、四千人,有地方军政官员,有工商界人士,有盐城文化名流,有旅沪、旅宁因避战事而回乡的大专院校学生,更多的,是来自城区数所中学的师生。听着大会主席不着边际的讲话,与会者有的摇头,连连叹息;有的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一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忍不住了。会场上,有人站起身,愤怒地高声喊道:“国难当头,国共再度合作,多讲讲‘抗日’大事!”

台下的吼声传到主席台上,大会主席楞了楞,很快又镇静下来。他显得很有“涵养”,依旧不紧不慢地东扯西拉着。一名学生不顾一切地向主席台上冲去,甩开阻挠他上前的人,义愤填膺站在主席台上,面向数千名听众大声疾呼:“兄弟姐妹!父老乡亲们!暴日全面侵华,中华大国危机深重。中华民族已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我们不能再麻木不仁下去!庆祝国庆,首先要团结一致,争取抗战胜利。现在全面抗战已经开始,大家再也不能过太平日子了。谁无父母,谁无妻子儿女,谁没有一个安乐的家园,敌人打来,炮毁枪伤,奸淫烧杀,什么都完了,什么都谈不上。‘九一八’以来,东北的同胞在水深火热之中,家人不得团聚,到处流亡,无家可归,这就是我们的一面镜子,我们不能看着、等着敌人杀来。抗日救亡高于一切,团结御侮,‘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责任……”

这个年青人慷慨激昂的演说,激起了人们同仇敌忾的情绪。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随之而起的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全国抗战大团结万岁!”等口号声。人们再也坐不住了。会场失控了。见此情形,大会主持人赶忙宣布大会结束,国民党第六行政区专署、盐城县政府和县党部的官员们鱼贯离开了会场。

与会民众则离开体育场,涌向盐城西大街,边游行边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收复失地!”“全国团结抗战,争取胜利!”

游行队伍的口号声,打破了盐城这座沿海古老城镇的沉寂……

抗战爆发后,在中国共产党的敦促下,国共合作抗日局面形成,全国各族人民奋起抗日。无论是前线还是后方,是正面战场还是敌后战场,都掀起了汹涌的抗日怒潮。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盐城区各县抗日志士、爱国仁人和广大知识青年,抗日救亡热情高涨,他们奔走呼号,宣传抗日,动员与组织民众投身抗日洪流。

盐城县数所中学的学生首先行动起来,他们纷纷走上街头,宣传发动民众,开展抵制日货斗争,并要求国民党当局发枪抗日。阜宁县中学的学生也掀起抗日救国学潮。他们开展向亲友、邻居募捐抗日经费的活动,并举行抗日示威游行,手挥抗日救国标语旗,高呼抗日口号。国民党阜宁县当局劝阻不成,便调集大批警察,进行镇压,警察们挥舞警棒冲散游行队伍,抓走一些游行学生,并封锁校门,不让学生出校。无奈之下,爱国学生在校园内坚持罢课斗争,集会演讲,宣传抗日救国无罪,坚决要求释放爱国学生。

东台县民众组织起抗日宣传团,在东台城进行抗日救国宣传。一些进步人士创办的《东台民声报》、《振报》、《新东报》等报纸,经常报道前方抗战消息。《振报》连载过《八路军朱、彭将军访问记》,突出宣传了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的战绩。与此同时,以抗日为主要内容的戏剧、电影、展览等各种文艺宣传活动也在东台城乡展开。1938年10月,东台在城北操场放映《芦沟桥》、《武汉空战实况》等抗日影片,三万余人争相观看,民众抗日热情高涨。东台民众还以实际行动为抗日出力。东台三灶一农村妇女吉王氏,捐献100元慰问前方将士。东台工、商、学和城市各界爱国人士纷纷认购“抗日救国公债”,共达30万元。为支援抗日,东台民众真正是做到了有钱出钱,有物出物。

时属灌云县的响水口民众也掀起抗日热潮。响水口进步青年史成章等自费创办了《抗战三日刊》小报,报道本地抗日动态,转载各地抗战消息。该报后因无资金来源被迫停刊。在上海求学的进步青年徐禹民回乡后,利用各种关系,争取国民党灌云县政府同意,建立了“灌云县抗日小游击队”,有100多贫苦农民子弟参加。该游击队隶属于国民党地方部队涟阜灌沭四县联防指挥徐继泰部。徐禹民等利用宗族关系在响水口一带,广泛开展群众宣传工作。

在日本侵略战火已燃烧到国民党统治的中心区沪宁杭一带时刻,盐城广大民众抗日热情高涨,而国民党盐城地方当局却无动于衷,对民众自发进行的抗日救亡活动持消极态度,甚至百般阻挠。在盐城县城内的大街和机关驻地,甚至“找不到一张抗日标语”,毫无抗战气氛。县政府虽成立了县民众委员会,但什么也没有做,更谈不上发动群众救亡活动。国民党的一些地方官员依然过着花天酒地的日子。更令人气愤的是,国民党盐城县党部不知为了募集什么钱,竟召集妓女清唱义演。百姓为之愤慨,说这真真是“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1937年10月10日于盐城体育场举行的“双十节”庆祝大会,民众满怀抗日报国之志,国民党人对抗日态度泠漠,这种强烈反差,正是抗战初期盐城社会政治面貌的真实写照。

抗战初期,盐城人民已积极行动起来,投入抗日斗争的行列,但由于共产党还没有对盐城人民的抗日斗争形成领导,加之国民党当局对盐城民众抗日救亡活动的压制,人民的抗日斗争还基本停留在自发的阶段。广大民众热切盼望共产党领导他们,组织起来,投身抗日斗争,保家卫国。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盐城地区曾经建立过领导全区人民革命的中共淮盐特委及各县县委。30年代初,由于国民党当局的残酷镇压,共产党组织被彻底破坏。抗战爆发后,盐城地区的特殊政治情况受到外地党组织的关注。一些地区的党组织陆续向盐城地区派遣共产党员和抗日骨干,以领导和发动盐城地区的抗日斗争。

盐城籍进步青年、毕业于金陵大学的李寄农时在陕北公学学习,兼边区文化教育部和社教工作。抗战初期,延安方面派他和薛汉扬、陈扬、陈干等赴国民党第五战区参加抗日总动员指导委员会工作。

时任中国社会科学家联盟复旦大学支部书记的唐君照,系盐城人,受驻上海的中共江苏省委委员王翰的派遣,也回到家乡盐城,积极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唐君照在上冈联络了上冈中学进步教师唐小石、唐君鄂、赵敬之和放暑假回家的南京金陵大学学生陈宗泽等,组织起“盐城县十四区上冈青年抗日救亡服务团”,唐小石任团长。服务团在上冈等地大力宣传和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救亡工作。该团先后吸收进步知识青年40余人,通过演剧、出壁报和募金等多种形式,开展抗日救亡活动三个多月。服务团组织了一个话剧团,自编自演了《放下你的鞭子》和许多抗日戏剧,一时间,上冈抗日气氛显得特别浓。为了扩大宣传影响,唐君照准备把剧团拉到盐城街头和剧院演出,遭到国民党盐城县党部常委陶济天的阻拦,后经据理辩驳,陶理屈词穷,不得不作出让步。话剧团租借吴家大戏院演了几天。话剧团的演出,在上冈乃至盐城都造成了较大的影响,激发了广大群众的抗战热忱。 1937年10月,由于国民党当局对服务团活动的限制,加之唐君照、唐小什、赵敬之和陈宗泽等几名骨干被有关党组织通知去武汉工作,上冈青年救亡服务团的活动就此停止。但其成员有不少奔赴抗日的各个战场,直接投身抗战,留在家乡的后来也大都成为坚持敌后抗战的骨干力量

与此同时,一批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原盐城地下党员在与党组织失去多年联系后,又投身抗日斗争的洪流。如盐城的地下党员胡扬组织了几个青年,共同创办起《准东晨报》,一方面揭露国民党统治人民的罪行,一方面宣传抗日救国道理。原地下党员宋金城从杭州回到盐城北宋庄,组织原北宋庄支部党员和进步青年成立青年抗日义勇队,共30名队员,并带他们到街头游行,宣传抗日。

另外,一批于国内革命战争被国民党当局投入监狱的共产党员因国共再度合作而获释,他们又重新组合起来,积极联络广大的进步青年和各阶层爱国人士,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的指导下,广泛地开展抗日救亡活动。

这一时期,由于国民党盐城地方当局仍视共产党为异己,共产党人从事抗日活动并不能公开身份。盐城地区为数不多的共产党员的活动,尚不足以造成较大的群众影响。盐城地区一大批热血青年为了寻求共产党的领导,取抗日救亡之经,纷纷离开家乡,远赴延安等地。如东台垦区进步青年朱有光、张炎,汤学阶等为追求革命真理,投身抗日斗争,自费赴延安学习。学习结束后,他们又回东台垦区进行抗日活动。

  节选自《苏北有个盐城——盐城抗战史话》

  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打印本页】【关  闭】
主办单位:中共盐城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盐城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盐城市世纪大道21号
苏ICP备090245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