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盐城党史 > 新四军在盐城
日军由南通一路北犯,国民党军事连连失败
来源: 时间: 2015-05-18 浏览次数: [ ]
 

  1938年3月30日,中午12时许,偏于苏北一隅的古城盐城上空,突然响起阵阵“呜呜呜”的急促而又凄厉的防空警报声,在居民们一片惊恐、慌乱地四处奔跑着寻找避难场所之际,数架日本飞机已从东南方向呼啸而来,盘旋在盐城城区上空,不时俯冲而下,投掷炸弹和燃烧弹。随着轰隆隆的一连串的爆炸声,只见察院桥、新西门一带腾起了滚滚浓烟,并传出呼天抢地的哭叫声。

  半个多小时后,警报解除了,但城内多处腾起了冲天大火,整个城区被浓烟所笼罩。新西门一带的大街小巷内,尸体横陈,甚至有残肢断臂飞上了屋顶,情形让人目不忍睹。

  日机这次对盐城城区的轰炸,炸毁房屋1600余间,居民死伤60余人。

  4月24日、25日,上述一幕在盐城城区又一次重演。25日这天,城内就先后七次响起防空警报,人们几乎整天在警报声中度过,日机先后四次出动对盐城城区进行狂轰滥炸,城中火光四起……

  日机频频来袭,居民们隐隐感到,日本人要进犯盐城了。全城流言四起,民众惶惶不安。加之国民党政府公告城内城外交通暂停,四周城门紧闭,内外交通阻断,更给人增添了坐以待毙的感觉。

  25日晚,由日机大轰炸引起的大火越烧越旺。次日晨4时左右,城中更是火光四起,居民们以为日军已进城,殊不知实为国民党江苏省第六行政区督察专员杨庚和国民党驻军某旅旅长曹滂在弃城而逃前,为阻止日军的行动,采取“焦土政策”,派人在城区用煤油纵火,大火因无人抢救而四处蔓延。一些地痞流氓、地方暴民和保安军警等,则乘机掠夺居民财物。第六保安团中校团副葛燧,率部洗劫城中各大商店,堵塞门窗,掠取财货,“载数巨舟而逸匿于其故里……”

  26日下午,大队日军破盐城城门而入。武装到了牙齿的侵略者在城内大街上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大肆抢劫财物,烧毁民房店铺,肆意杀戮平民,见妇女就行奸淫。城内居民在侵略者铁蹄下呻吟、挣扎……

  抗战爆发前后的盐城,系国民党江苏省第六区专员公署所在地,第6区辖盐城、东台、兴化、阜宁四县。盐城地区虽交通闭塞、近代工业基础薄弱,但千百年来,盐城劳动人民凭着自己勤劳的双手,兴垦废灶,开河挖沟,大兴农耕,倒也把盐城这片土地整治得井井有序,基本维持了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社会,成为苏北著名的“鱼米之乡”。盐城县于1931年曾国民国民政府被列为“一等县”。盐城地区人口稠密,各县人口均达百万之众。较大城镇除盐城外,还有东台城(台城)、阜宁城(阜城),人口达万人左右的集镇,在全区更是星如棋布。历史悠久的盐城县城,人口则达13万之众。在日本侵略军的摧残下,昔日里楼宇栉比、商贾云集、市面繁荣的沿海重镇盐城,顿时断壁残垣满目,凄凉萧杀一片。

  在这场空前的浩劫中,盐城城内大火共烧 七天七夜,死者无数,难以精确统计,后经红十字会收集的尸体就达480余具。昔日店铺林立的盐城西大街,275家店铺,火后仅剩徐姓一家。盐城原有58700多间房屋,被烧毁80%以上,处处是焦土废墟。城内居民纷纷外逃,避居他地。一名日本随军记者写道:“盐城这个有10万人口的县城,已被夷为平地,没有一座建筑物幸免。城内连一粒米都没了,附近的村庄也全都烧光……

  盐城居民在惨遭侵略铁蹄践踏之际,无不在痛心疾首地发问:平日以“抗日”和“保护地方”为由,向百姓作百般摊派,日前还信誓旦旦要“与城共存亡”的国民党地方官员、国民党军都躲到哪里去了!

  抗战爆发初,沿海各省国民党省政府主席均改由军人任职。江苏省主席由省民政厅长韩德勤代理。韩德勤畏敌如虎,见镇(江)宁(南京)战事吃紧,先率省政府及保安总团团部由镇江迁扬州,继又迁至淮阴。

  苏北地区的国民党驻军,有国防军第89军(系江苏保安团改编)及国防军第57军。89军辖第33师、117师,军长韩德勤兼33师师长,副军长李守维兼117师师长,33师辖第97、99两个旅,117师辖第349、351两个旅;57军辖111师、112师,军长缪澂流,111师长常恩多、112师师长霍守义。该军原为东北军,后移驻苏北。国防军加上驻苏北的江苏省税警团和省、县保安团队,兵力总计达六、七万人。韩德勤有心反共,无意抗日。忠实执行蒋介石的片面抗战路线,不整武备,不组织和发动民众抗日,胸中无抗日方略,更无坚决抗日信心。

  韩德勤如此,国民党地方官员大都上行下效。第6行政区督察专员杨庚,在日军入侵盐城之前,早就将其家私迁徙一空,而对民众财物、商店货物,杨严令不得外迁,命令各城门军警严加盘查。其“欲以全城生灵膏血供其军队随时征用”。在南通失守,敌寇沿通榆公路压境、祸在眉睫之际,杨仍听信谣言,称“日寇败退”、“首都(南京)收复”,并训令全城商户:“地方治安有贤明长官完全负责,可告无虞,希各安心营业,不必犹疑”。

  苏北和盐城地方国民党军政官员如此苟安偷生,腐败无能,注定了其在日军军事进攻面前,要遭到军事上的惨败。

  1938年4月3日,日军大本营暗中制订了进攻徐州作战计划,7日,正式下达了徐州作战命令和《徐州附近作战指导要领案》。决定以华北方面军为主,由北向南,击败徐州以北、以东之国民党守军,占领徐州以北津浦线和兰封以东陇海线北部地区,切断归德方向的退路,进而由西面、西南面包围突破徐州;以华中派遣军策应,由南向北,占领徐州以南津浦线及合肥附近地区,配合华北方面军从西面、西南面攻陷徐州,歼灭国民党守军。

  据此计划,日本侵略军华中派遣军第6、第9、第13,第101师团先后集结于苏皖,准备合围徐州。第101师团一部先攻陷扬州,并沿运河线北犯,经国民党军第89军117师349旅697团王锴部抗击,于扬州、高邮至昭关坝形成对峙局面。3月中旬,日军第101师团以一个旅团的兵力由南通登陆,南通守军117师698团杨仲华,于“梦中惊逸”,不战自溃,敌偷袭成功,南通失守。继之,如皋、海安相继陷落。日军沿通榆公路继续北犯。国民党第89军一部在东台和如皋之间的梁垛与日军遭遇,一战不利,节节败退,致东台陷于敌手。

  4月22日,日军沿通榆路北犯盐城。此时,194团位于盐城南之草堰、白驹一带,198团第1营赶至刘庄,师参谋长韩练成指挥各部转进大团,194团在右,198团1营在左,沿河川东西一线构筑工事,准备迎战来犯日军。

  4月25日晨,日军进攻刘庄。上午9时,又攻大团,国民党军进行了顽强抗击。中午,国民党军中心防御阵地被日军突破,通讯中断,失去指挥,混乱之下,各部寻机撤出战斗。

  在日军进抵大团前,701团团长孙信符被委为盐城城防司令,冯公武为副司令,奉命部署盐城防务。日军攻占大团后,驱兵1600余人,分两路进犯盐城。一路经伍佑犯新河桥,一路经大冈犯冈门。盐城守军怯敌,于4月25日深夜,纵火弃城,向北溃退。第六专署及县政府机关则西迁湖垛镇,将盐城拱手于敌。

  26日,日军占领盐城,并继续北犯。占领上冈后,又进抵阜宁境内沟墩以南之草堰口,再一次遭到国民党军队的顽强狙击。

  北犯之日军系101师团101旅团佐藤正三郎部。该部之先头部队于4月28日上午向阜宁草堰口推进。奉命阻击的国民党军在沟墩南面通榆路两侧一线摆开,701团为右翼,在公路以东至匣子港一线构筑工事;194团为左翼,沿串场河东布防;198团的张轩营作为总预备队。同时,57军111师常恩多奉命率331旅从淮海赶来支援,抵达东沟、朦胧一线,与沟墩守军共议狙击日军计划,并先派出三门山炮前来支援。另在沟墩左前方海河镇还有税警团。这样的布防,对入侵的日军构成攻守态势。

  28日傍晚,日军先头部队攻草堰口,炮火猛烈,国民党军阵地被摧毁大半。29日,草堰口被日军占领。30日上午9时左右,敌前哨二三百人,在飞机大炮掩护下,犯沟墩南陈庄东港子阵地,国民党守卫部队伤亡过半,被迫退入沟墩主阵地。为阻日军前进,工兵焚烧沟墩景云大桥。另一部日军攻击匣子港,对国民党军主阵地作试探性进攻,因遭到顽强反击而暂停进攻,以待后援。

  国民党军据守沟墩一线,一部日军由通榆线南段向沟墩日夜推进,预示着沟墩一战在所难免。此时,韩德勤、李守维带着特务连来到沟墩鼓动官兵,说:“我右方朦胧有57军某部,左方海河镇有税警团,我军固守沟墩,诱敌于主阵地之前,待时,两路友军和我守卫部队同时出击,则一举可歼当前之敌……”国民党军官兵对指挥无能而致的军事上的败退,心里本来憋着一股气,听了韩李的鼓动,信心大增,决心在沟墩同日军决一死战。

  5月1日拂晓,日军后续部队到达,对沟墩发起全线攻击,来势凶猛,国民党军官兵奋起抵抗,战斗壮烈。下午4时左右,国民党军在经过10多个小时顽强反击之后,奉命对敌进行出击,在沟墩数十里长的战线上展开了一场血战。

  701团团长孙信符率1营自匣子港出击,敌亦从左翼强渡,两军展开冲击和反冲击,排长陈重山、特务长王亚波阵亡,士兵死伤很多。2营由团副率领向南陈庄出击,被500多敌军包围,两军相距二、三十米,2营官兵仅凭断壁残垣相抗,双方伤亡惨重。194团3营在营长时亚武带领下,向沟墩南突击,机枪连长王礼刚和很多官兵壮烈牺牲。2营从三叉河向沟墩南小街攻击。1营两个排和6连被敌包围,两军相混,进行白刃格斗,“士兵死亡枕籍”。

  就在沟墩血战正剧之际,李守维突然下令调作预备队的仅有的一个营于回防阜城,作战官兵失去后援,无不愤慨。

  支援沟墩战斗的57军111师331旅是东北军,纪律严明,抗日十分英勇。其官兵臂章为“扬开多”三个字,这是该部的代号。“扬”系指扬子江,代该师的防区 ;“开”与57军军长缪澂流有关,缪又名“开元”;“多”系指111师师长常恩多。该部从通榆路西出击,突入日军纵深处,将日军“切成数段”,使其“首尾不能相顾”。日军惊恐,以重机枪13挺掩护其炮兵渡河,落水者无数。

  常部在这次支援狙击战中,打得很顽强。一些地方上的老人,谈及此事,总是十分感叹,说“常恩多”部队的官兵是“好汉”。据东沟镇顾宗孝老人回忆,在沟墩激战时,常恩多的指挥部就驻在东沟一农家,他用电话指挥作战。当常听到血战中缴获的一只敌汽艇,又被敌人夺去时,他在电话中用很强硬的口气,命令“不惜代价,一定要再夺回来!” 可见当时常部杀敌决心很大,战斗十分激烈。

  但是,正当常部奋勇冲杀,扩大战果之际,5月2日,先是匣子港失守,接着沟墩正面阵地被敌突破,守军支持不住,朝阜宁城溃退。由于沟墩守军弃阵而走,使日军得以反过来对常部进行夹击。常部全是东北人,作战虽英勇,但不适应在水田地区战斗,加之地形不熟等因素,伤亡不断增多,最后亦被迫西撤。随后,日军占领了沟墩,进行一场大烧杀,而后继续向阜宁城逼进。

  沟墩被日军占领,韩德勤部351旅余部退守阜宁;常恩多部主力转移至阜城西北新沟、毛湾、兴庄等地。李守维作为国民党高级指挥官,对守卫阜宁城同样没有明确的作战计划和胜利的信心。他先命令“固守阜城三天”。可是,过一会又命令 “死守阜城”,还说:“徐州派三个师驰援阜宁,坚持三天,援兵即可赶到。”守城官兵亦信以为真,当即表示“人在城在”,誓与阜城共存亡。

  守城部队除351旅余部外,还有县属一个大队,701、194团余部,总共约四个团兵力。县长熊养和动员各商号运来上千只麻袋,沿射阳河北岸构筑工事。因阜城东、西、北三面有城墙,南面为射阳河,没有城墙。估计敌从正面强渡攻城可能性不大,而最大可能是迂回包围。守城兵力太少,摆布不开。5月3日,702团从淮安板闸地区赶到阜城,加强了城防力量。

  3日上午9时,日军先头部队抵阜城射阳河南岸,下午3时,日军一部在射阳河南岸开枪打炮佯攻,吸引守城国民党军注意力;另一部向东迂回由吴滩蛤蜊港处偷渡射阳河,直扑阜城东门。青龙桥游击第5总队怯敌,没有抵抗就放弃阵地而逃。下午4时,日军炮火摧毁702团前哨阵地,随即延伸轰击,飞机狂轰乱炸,阜宁全城顿成火海。

  5月4日晨,日军再次攻击702团前哨阵地,前哨阵地失守。日军又集中兵力冲击城东北角702团1、2营防区接合部。遭守卫官兵英勇抗击,日军多次冲锋被打退,伤亡惨重。12时左右,两架日机在阜城上空投下数十枚燃烧弹,城中多处着火燃烧,烈火腾空,浓烟滚滚。日军攻城更猛,城门附近阵地摧毁殆尽,国民党守军顽强抵抗,日军进攻受阻,双方成胶着状态。  

  5月5日,常恩多师长在确切侦知守城部队仍在与日军激战后,命令部队迅速向城北推进。中午12时,该部661团3营解蒋庄围。下午2时,攻占掌庄;8时,占领外八舍。6日晨,山炮连推进至七灶,上午8时攻邵庄。此时,日军一部迂回袭击661团右侧背,遭迎头痛击,不支而退。661团3营乘势占领陈八舍。上午11时,山炮连向准提庵、通关桥发动攻击。日军在大顾庄、通关桥、邑励坛等地顽抗。为了肃清北门外之敌军,662团3营向北门公路以西地区推进,12时,进抵尹庄附近,并攻击大顾庄之敌,进展迅速。

  同日凌晨,另一股日军约400多人,再次向城东北角及北门猛攻。待日军接近城脚跟时,国民党军猛掷手榴弹,给日军以大量杀伤。及至天亮,日军退却,潜伏在附近麦田里。是时,阴云满天,能见度差,潜伏之日军不易被发现。当天上午9时至下午2时,日机不断轰炸,炮火不断轰击,国民党军阵地多处被毁。当天晚,日军发起了总攻。至夜,日军已攻到国民党军阵地前沿,国民党军实施反冲击,两军混杂,展开白刃格斗。经反复争夺,日军又被逐出,双方死伤惨重。

  6日拂晓,大风大雨。日军炮兵冒着风雨猛烈轰击,下午,在飞机大炮掩护下,日军从东、北两面同时发起猛攻,守城国民党军经几日血战,见众寡悬殊太大,且无援兵,只得弃城突围。

  阜宁守卫战整整进行了四天,国民党军官兵作战奋勇,致日军伤亡近千人,自身损失亦惨重。

  在日军军事进攻面前,韩德勤、李守维之辈指挥无方,国民党军部分官兵虽满怀报国之心,奋力与敌寇拼杀,但终未能阻止敌人的行动计划。北上的日军与南下会攻徐州的日军,随后对集结于徐州周围的数十万国民党军队形成包围态势。国民党军不得不从徐州地区陆续突围。5月17日,日军第3师团从南平镇西侧渡过浍河,19日占领宿县。日军第13师团从永城、萧县向徐州突进,17日占领霸王山,19日上午攻陷徐州。20日,连云港失陷。7月,日军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

  日军进犯苏北,由于韩德勤未能组织有效的抵抗,节节败退,致使苏北南大门洞开,5月7日,蒋介石致电严厉斥责韩德勤:“查阜宁之敌不满3000,长驱千里,如入无人之境。目前竟有窥东海,遮断陇海路之趋势。该副总司令所部兵力优敌5倍而丧师失地,影响主力侧背之安全,将何以自解!”

  蒋介石电斥韩德勤抗日无能,并不冤枉韩德勤。但从根本上讲,这是韩德勤忠实执行国民政府所制定的片面抗战路线所导致的恶果。

  日军侵占徐州,鉴于其战略目的达到,同年7月,日军相继撤离东台、盐城、阜宁。国民党军随即进驻盐城等地。

  徐州会战以后,日军为确保对陇海路及连云港港口的占领,于1939年2、3月间发动了“苏北作战”,盐城地区再次受到日军洗劫……

  

  节选自《苏北有个盐城——盐城抗战史话》

  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打印本页】【关  闭】
主办单位:中共盐城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盐城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盐城市世纪大道21号
苏ICP备090245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