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盐城党史 > 新四军在盐城
东台唐柳民众组成讨伐大军,大灭侵略者威风
来源: 时间: 2015-05-18 浏览次数: [ ]
 

  东台城近郊,有两个毗邻的自然村落──唐家灶和柳家灶,分别居住着以唐、柳二姓为主的淳朴农民。

  1938年4月8日这天,天气阴沉沉的,天空大团大团的黑云似狼奔豕突。唐家灶、柳家灶的人们吃罢早饭后,正忙着给麦田施肥、理墒。

  自从3月下旬国民党89军所属一个营的守军以及东台县政府趁着夜幕逃得无影无踪后,无设防的东台城先遭日机狂轰滥炸,随后又被由南通北犯的日军占领。自此后,驻东台日军的暴行不断传到东台城的四乡八舍。

  在唐、柳两村一带百姓中,传说着日军令人发指的种种暴行。人们听说,有八名日军到距唐、柳两村一箭之遥的大水洼附近,轮奸了农民邓某的新婚妻子和袁某年迈的母亲。一农民送妻进城看病,路遇日军二人,昏迷不醒的病妻被轮奸。三灶河口一妇女遭日军强奸后,又被逼赤身下河洗澡。她不甘继续受辱,想游向河对岸逃走,被刺刀戳死在河中……一桩桩闻所未闻的兽行激起了村民的刻骨仇恨。

  唐、柳农民和苏北无数百姓一样,悲愤之余,困惑万分:国民党那么多军队,拿着那么多的枪炮,为何放着侵略者不打?在小日本面前,泱泱大国难道真的要亡了吗?作为普通的中国人,难道只能这样容忍下去吗?

  “决不能再让日本鬼子在中国的土地上横行霸道!”仇恨、反抗的怒火在唐、柳农民心头燃烧,似愤怒的火山,一触即发。

  这一天,唐家灶、柳家灶的农民们散落在齐膝深、绿油油的麦地里,默默地劳作着。田野里,失去了往日的欢歌笑语。

  上午 9点多钟,田边的大道上,远远地,只见从东台城方向驶来了几辆自行车,越驶越近。农民们好奇地看着这些稀罕物。

  一个眼尖的小伙子突然惊叫一声:“是鬼子!”

  大伙儿一愣,可不是嘛!六个日本兵骑着自行车正向他们冲来。日军连枪也没带,一个个东张西望、龇牙咧嘴,神气活现的样子。

  几名日军大概骑车子出了汗,“狗屎”黄的军服敞开着,腰间的军刀显得格外刺眼。人们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跑,已经来不及了,大家赶紧在麦田里就地蹲下。谁也不愿轻易去招惹鬼子,但愿这些鬼子只是路过。

  这六名日军是川上大队的士兵,结伴出城的目的,是想找些中国妇女,污辱寻开心。他们一边骑车子,一边向四周张望着。为首的一个忽然眼前一亮:前方不远处的麦田里,绿油油的一片中隐隐约约现出了一团红!那肯定是一个穿红衣服的年轻姑娘!

  “哟西,花姑娘的有!”

  为首的那名日军狂喜着大喊了一声,急不可待地丢开自行车,甩开步子向那一团红扑去。其余五个日军也扔下车,怪叫着争先恐后地扑过去。

  田野中的一团红色正是身着红外衣的一个农家姑娘。先扑上去的那名日军伸出多毛的手,老鹰抓小鸡般地一把擒住姑娘,将她按倒在地上,就去剥她的衣裳,姑娘惊恐地大叫、挣扎着。

  “住手!”一声炸雷,突然在日军耳边响起。日军回头一看,只见一位农民青年怒目喷火,双手高举着扁担,要向他们砸来。

  这位青年农民叫柳普祥,是柳家灶的。刚才的他,就藏在离姑娘不远的麦稞中。眼看着日本兵扑过来,要侮辱自己的同胞姐妹,血气方刚的他怒不可遏了。他抓起扁担,挺身而出,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吼声!

  姑娘的呼救声、柳普祥的怒吼声唤醒了藏在麦稞里的农民们。差不多在同一时刻,他们也一跃而起,手执农具,高声呐喊着:

  “打鬼子啊!”

  “打鬼子啊!”

  愤怒的人群从四面八方向日军围将过来。

  这几名日军大惊失色了。自踏上中国的土地后,他们横行霸道、目空一切惯了,总是视中国人如草芥,没有料到自己的行动在这里会竟会受到阻拦,他们也难咽下这口气。只见,那个为首的日军叽哩哇啦地一阵狂叫,六名日军随即拔出了军刀,背靠在一起,围成一圈,躬着腰,叉着腿,上身在左右摇晃着,活像一群红了眼的恶狼!

  双方对峙着,气氛十分紧张。

  就在这时,唐家灶、柳家灶响起了喧天的报警锣鼓声。随着急促激昂的锣鼓声响,只见两个村子的青壮男子出动了。他们拿着铁锹、锄头、扁担、木棍等冲了出来,汇成一股200多人的怒潮,齐声呐喊着向日本人压了过来。

  看见村子里涌出的愤怒人流,几名日军胆怯了,慌乱了。他们各不相顾,夺路而逃,“武士道”精神荡然无存。

  落到猎人手中的豺狼想脱逃?唐、柳农民哪里肯放过。人们紧追了上去。

  柳普祥紧紧盯住那个为首的日军,冲在最前面。这名日军没命地向东台城方向逃,岂奈身矮腿短跑不快,眼看要被追上,他一个急转弯,就近拐上了一座小木桥,过了桥掀去了桥板,想阻断追兵。柳普祥等人毫不犹豫地跳入河中,涉水过河,紧追不舍。

  这名日军实在跑不动了,狡猾的他,耍出一个花招,他突然停了下来,转身朝柳普祥等人“扑通“一声跪下,连连磕头求饶。看到不可一世的侵略者忽然跪在眼前,举着扁担的柳普祥一时不知所措了。然而,就在这一瞬间,这名日军猛地拔出军刀,突然砍来,柳普祥的腿上立刻鲜血直流。怒不可遏的柳普祥不顾疼痛,将扁担拦腰一扫,打倒了这名日军。后面赶来的群众乱棒齐下,打得这名日军“哇哇”直叫。柳普祥再次举起扁担,照准日军的头颅,使尽全身力气打下,只听得”崩“的一声闷响,日军脑袋开裂,脑浆四溅,双腿紧蹬了几下,再也不见动了。

  另一边,两名日军连滚带爬地跨上自行车,向大水洼方向逃去。乡间小路宽不过余尺,且凹凸不平,加上日军如惊弓之鸟,手脚不听使唤,骑不多远,前边的日军从车上摔了下来,后边的一个来不及刹车,也连人带车跌倒,日军人车叠在一起。农民柳宝善紧赶上来,举起钉耙,奋力劚下,4根耙齿穿过自行车轮,劚进了跌在地上的日军的胸膛。另一个日军挣扎着爬起来,在麦田里狂奔乱窜。几十个愤怒的农民追了上去。日军眼看走投无路,就往一条墒沟里一趴,双手抱住脑袋,想躲过农民的追击,但他撅起的屁股正好暴露了目标。王锦仁等十几个人赶到,钉耙、锄头、铁锹雨点般地落下……

  农民柳兴旺在离村子较远的一块地里挑粪施肥,听到“打鬼子”的喊声,正要赶去参战,只见一名日军正仓皇地向这边逃来。他放下粪担子,抽出扁担,大吼一声跳到路上,宛如神兵天降,挡住了日军的去路。

  后有追兵,前有拦截,无处逃遁的这名日军困兽犹斗了。他拔出军刀向柳兴旺斜砍过来。柳兴旺用扁担一拨,挡开了军刀,顺手横着一扫,日军一跳,闪了过去。两个人刀来棍往地展开了搏斗。十几个回合下来,追赶来的群众将他们围住,齐声助威。柳兴旺越战越勇,将扁担抡得风车般转,日军则口吐白沫,渐渐支撑不住。只听得“啪”的一声,柳兴旺击中了敌人的后脑勺,日军一个狗吃屎,扑倒在地。浑身抽搐了几下,一命呜呼了。

  还有两名日军跑得稍快些,侥幸逃脱了唐、柳农民的追击。他们一口气逃出好几里地,到了曹八舍,刚想放慢脚步喘息一下,只听得一片喊打声。从曹八舍村子里一下又涌出好几十人,手里拿着各种农具,向他们冲来。

  原来曹八舍的农民听到唐、柳两村的报警锣声后,正集合人员,准备赶往支援,见两名日军送上门来,岂能放过。一阵追打,又打死一名。另一名日军侥幸逃脱,同丧家之犬,仓皇逃回了东台城。

  逃脱的这名日军回东台后,向台城日军司令达马报告。达马气急败坏。当日下午,亲率数十名日军气势汹汹地直扑唐、柳村一带,寻找被打死的日军尸体。

  唐、柳两村和曹八舍的农民处死五名日军后,知道日军必然要来报复。且听汉奸也威吓过,凡打死日军一人,日军就要烧杀方圆40里。因此,人们都急忙搬家,同时安排农民张贵之等五人,站岗放哨。为使日军找不到尸体,又安排农民王国钧、张月富等六人,将埋在沟内的三具日军尸体,摸黑转埋到东边荒冢内。王、张等刚埋了日军尸体,就看到西边有很多手电筒发光,时明时暗。他们料定是日军来了,急忙向南跑,日军追赶未着,扑了空,就放火烧了张旭昌家的房屋,才回东台县城。

  4月9日早晨,唐家灶、柳家灶百姓准备再搬出一批东西,哪知日军又赶来了,约1000余人,全副武装,如狼似虎,杀气腾腾,分五路包抄大水洼至唐、柳一带,并带了不少燃烧弹,准备大肆烧杀。柳家灶有农民柳汝兴和王国钧两人在家,张家灶有农民张宝义和黄宝旺两人在家,王因逃得快未被抓,柳被抓去带路,幸好在路上逃走了。张和黄二人被抓,都被刺刀刺死。日军见房子就烧,见人就杀,从大水洼、柳家灶、唐家灶、陶家灶、高家灶、直至黄家一灶一带,一时烈焰冲天,浓烟滚滚。后统计,被烧毁民房近3000户、上万间。大水洼陶家兜一姓陶的农民,被日军抓住。日军逼他伏在地上,然后用枪对着他的肛门,把他打死。农民张彩伯和儿子躲在一个预先挖好的深洞里,被日军找到后,乱刀刺死。疯狂的日军后因找不到人,见到百姓养的耕牛和猪也不放过,用刀刺、枪打和火烧以泄恨,10 多条耕牛、300多头猪毙命。

  日本侵略者在大水洼一带作恶多端,为掩盖其罪恶行径,于同年5月3日出版的伪《新东台报》上特载文称:“4月9日,大水洼一带,忽遭火灾,延蔓十数里……”

  大水洼至唐、柳家庄一带自遭日军奸淫掳掠、杀人放火洗劫后,百姓损失惨重,生活无着,元气大伤。若干年中,这里还流传着形容日本侵略者劫后凄凉情景的民谣:“大水洼,不得大,三十六人挑糖担,七十二家讨饭花”。

  但是,唐家灶、柳家灶和曹八舍农民同仇敌忾打鬼子的壮举,毕竟彰显了中国人民反异族侵略的志气,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自此后,驻东台的日军,谁也不敢轻易地单个下乡作恶了。

  节选自《苏北有个盐城——盐城抗战史话》

  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打印本页】【关  闭】
主办单位:中共盐城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盐城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盐城市世纪大道21号
苏ICP备090245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