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盐城党史 > 新四军在盐城
三套小刀会揭竿而起龚庄一战,20多名日军葬身火海
来源: 时间: 2015-05-18 浏览次数: [ ]

  1939年清明节这天,驻响水口的日军,为了配合由阜宁北犯的日军打通通榆路,从响水口出发,沿通榆路南下,侵占了小尖、三套、东坎,企图建立通榆封锁线。强敌入侵,民不聊生,给这一带群众带来深重的灾难。

  为了防日军骚扰和防匪防盗,早在上年初,废黄河沿线的民众就按自然村落自愿组织起“联庄会”进行自卫。一年多来,祁槽坊、大通口、顾庄、彭庄、扬回、张集、何沟一带的老百姓,在联庄会的基础上又组织起小刀会,以增强自卫力量,

  日军侵占陈家港、响水口后,各村小刀会为了抵御敌寇,训练更加紧张了。小尖、三套一带,各村庄之间,牛角号声此呼彼应,通宵达旦。各小刀会会堂里,会友焚香拜佛,化符求神;会堂外长矛拚刺,刀闪寒光,会友们个个磨拳擦掌,决心保卫家园。

  这一带小刀会的总头目是绰号叫“祁五牛”的祁师鼎。祁师鼎是祁糟坊人,已是60开外上了年纪的人。他平时不多讲话,眼看着日军沿着通榆路占领小尖、龚集、三套后,肆意烧杀抢掠,他的心情比谁都沉重,成天闷声不响。连日来,他从早到晚在各村庄和敌占村镇外围奔波不息,侦察敌人的行动,组织指挥小刀会进行自卫训练。他拿定主意,一定要严惩作恶多端的日军。

  经过多日了解,祁师鼎决心攻打三套。三套共驻有上百名日军。

  谷雨的前一天下午,祁师鼎身背步枪,手提大刀,带着他的大儿子祁洪昌和会友张立堂,一一通知大通口、顾庄、彭庄、扬回、张集、何沟等各会堂,要大家准备在谷雨这天攻打三套日军。他动员说:“会友们,俗话说,‘练兵千日,用兵一时’。鬼子现在奸淫妇女,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只有把三套据点打掉,消灭日本强盗,我们才有安稳日子过。今天上午,曹风庭祖师来我家,约定在‘谷雨’这天夜里,他亲自率领东坎一带小刀会打东坎,要我们这一带小刀会去打三套。现在决定,明天太阳一落,以牛角号声为号,大家一起到大通口王茂顺家集合,有步枪的都带上,刀要磨得快快的,每个人还要带一条白毛巾或白布系在左膀上作标记。”

  “谷雨”这天,太阳快要下山时,一队队身背步枪、大刀,肩扛红缨枪的农民武装──小刀会员,汇集到王茂顺家的打谷场上和菜园里,人人斗志昂扬。祁师鼎身背步枪,手握带红缨的大砍刀,更显得十分威风。他站在队列前面,宣布了参加战斗的中路军、左路军、右路军及各路军的指挥人员之后,把手一扬,喊了声“走!”,就迈开大步,率领700余会友,浩浩荡荡地向三套敌巢猛扑过去。

  东风拂面,人流滚滚,队伍到了二套,天下起蒙蒙细雨,但阻止不了小刀会员们的杀敌行动。凌晨两点多钟,队伍由3个方向来到三套敌据点边的龚庄,这里,有敌人的一个地下据点。这时,雨已停止,雾特别大,而且越来越浓,龚庄笼罩在模模糊糊的夜色中。会友们屏住气,在河坡、沟坎里,一个接一个地匍匐前进,慢慢接近龚庄的日军据点。日军的据点是一暗堡。只见一名放哨的日军在废黄河边的暗堡前面晃动了一下,迅速地缩回到暗堡内。接着又听到“砰"的一声枪响。大家估计这是日军在打枪壮胆。

  会友们匍匐着一动也不动,等待着全面攻击的号令。

  这时,总指挥祁师鼎率中路军200余人,从正面进至日军的暗堡。左路军何广大率200余人同时接近了龚庄。右路军祁洪昌率200余人,隐蔽在废黄河边的沟坎里。

  祁师鼎听到放哨的日军开了枪,他纵身一跃,冲到龚庄门前的一棵大洋槐树旁,大喊一声“冲啊!”顿时牛角号声频频响起,会友们立即扑向敌巢。

  日军尚在睡梦中,突遭小刀会的袭击,黑暗中手忙脚乱地抓起步枪、机枪,从地堡里拚命地向外射击。会友张立堂发现几名日军已从地堡里冲了出来,躲在断墙边拚命地用机枪扫射,他举起大刀,冲进日军中间,手起刀落,砍翻了两名日军,从敌人手里夺过一挺歪把子机枪回头就跑,但地奔跑中不幸中弹身亡。就在这时,祁师鼎也身中一弹。他咬着牙,倚在大树上,连声喊:“冲啊!冲啊!”喊声刚落,日军的机枪朝他密集扫射过来,祁师鼎身中数弹,壮烈牺牲。

  “祁五爷阵亡了!”消息传到会友们的耳朵里,更激发了小刀会员们的复仇心。

  在前沿阵地上,战斗在进行着,打得更激烈。

  日军的据点,是一座孤立的暗堡,位于废黄河畔,离龚庄100多米。日军利用河堤,在堤高坡陡处挖了一个可容30多人的土坑,坑上以木板盖顶,苫上芦席,再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土。地堡内两侧,各凿一个可容五六个人的耳房。土坑于河西一面开一个可容一人进出的洞门,进出都得经过这个洞口。出了洞口,居高临下,废黄河尽收眼底。祁洪昌听到正面攻击的牛角号声,立即率众会友冲到敌人的暗堡跟前。日军看到小刀会蜂拥而上,立即进行反扑,会友陈宣道枪举弹发,一名日军应声倒下。陈宣道、陈宣高、祁洪昌等三人以两支步枪、一支短枪,死死地封住了洞口。暗堡里的敌人集中火力,一边从洞口向外射击,一边朝暗堡顶上打枪。洞口被封死,敌人武器再精良也得不到发挥,只有死守在土坑。这时,祁洪昌火了,举起短枪,对准暗堡口,一连打了几梭子弹,敌人对着洞口射击的机枪哑了。为了迅速歼灭敌人,祁洪昌立即组织全部火力,20多支步枪同时从暗堡顶上向土坑里射击。长矛挑,大刀劈,席子翻了,木板脱落了。“放火烧!”顿时,火光熊熊,暗堡立即淹没在烟云火海之中。20多名日军就这样葬身在烈焰之中。

  在这次战斗中,祁师鼎、张立堂、陈宣道、陈明珍、李庭祥、祁长顺、单体礼、解士华、杨树保等人捐躯沙场,夏文英、顾长礼等人血染敌巢。

  战斗后的第三天拂晓,东坎、三套的日伪军汇合在一起,仓皇地向响水口溃逃了。

  小刀会是带着很浓封建迷信色彩的民间组织,认为神可以保佑安全。但小刀会血战三套的壮举反映了中华民族不甘受奴役、御侮自卫的气节,是废黄河沿岸人民自发抗日的壮举。三套一战,狠狠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激励着人民群众奋起抗日。

  

  节选自《苏北有个盐城——盐城抗战史话》

  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打印本页】【关  闭】
主办单位:中共盐城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盐城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盐城市世纪大道21号
苏ICP备09024546号